人民日报:跟保安小哥上了一天班 文章来源:千赢国际娱乐   2018-08-07 15:34

  中国物业管理协会是以物业服务企业为主体,相关企业参加,按照有关法律、法规自愿组成的全国行业性的自律组织,具有国家一级社团法人资格。发布行业信息,服务物业企业。

  因为身体残疾,广州市天河区市民叶伯经常出入天河区政务服务中心办理福利,时间一长,成了那里的“常客”。在他的印象中,办事大厅总有一位长相帅气、身形挺拔的小伙子,笑容可掬地给摸不着头脑的市民答疑解惑,炯炯有神的眼睛机敏地盯着周边的一举一动。

  叶伯口中的这位帅小伙,就是广州广电物业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广电物业”)派驻天河区政务服务中心的“保安小哥”邬扬。在这里工作两年半,他成了很多市民印象中的“半熟脸”:总觉得熟悉,认得出样子,有困难总来求助,却叫不出他的名字。

  2月7日,记者一早就赶到天河区政务服务中心,跟邬扬上了一天班。快过年了,大厅办事人流明显减少,但邬扬却丝毫不敢掉以轻心。前几天,他刚把老婆和仅9个月大的孩子送回河南老家,自己却留守值班;每天晚上的视频通话,是和妻儿“见面”的唯一办法。

  尽管天河区政务服务中心9点开张,但工作从8点就开始了。当西装革履、领带笔挺的邬扬站在记者面前,我完全没想到他是这里的保安。

  “别说是您,刚应聘过来时,我也想不到。”明显是看出了记者眼中的惊愕,邬扬微微一笑,随即加重语气:“我们就是保安,但又不光是保安,还是前台、客服,承担着解答市民疑问、引导他们到正确区域办事的责任。公司管这个岗位叫‘大堂助理’。”

  广州广电物业于2015年9月入驻天河区政务服务中心,提供包括安全管理、设备设施管理、保洁管理、客服服务等在内的相关服务。由于服务的场所集中了163个政府办事窗口,广电物业在这里实现了保安角色的重新定位和服务层次的升级,对形象的要求则是首要的。从起初干基层保安,到如今升为保安主管,邬扬一年365天保持这样阳光亲和、一丝不苟的形象,胸前还总少不了共青团团徽和公司的徽章。

  “我们的形象不光代表广电物业,还代表天河25个窗口单位;我们直接服务的对象,不光是甲方,还有千千万万来办事的群众。”邬扬的声音将记者从沉思中拽回来,代表晨会开始了。他表情严肃地给手下保安员训话的样子,一点也看不出是个90后。

  邬扬说,晨会是他们每天工作中必不可少的内容,目的是对之前的工作查漏补缺,总结不足,促进进步提升。10分钟的晨会开完,一天的忙碌才刚刚开始。

  来到政务中心大门口,只见几座塑料大棚下已经聚集了不少办事群众,正翘首朝里张望着。“请大家自觉遵守秩序,跟着我们的工作人员有序进场,不要插队!”邬扬将声音抬高八度,刚才还吵吵闹闹的人群立刻安静下来。

  话音未落,手下几名同样西装革履的保安员熟练地走上前去,一通指挥招呼,刚刚还杂乱无章的人群,很快被理成了整整齐齐的4支队伍。8:30大门敞开,他们在各自领头的保安员带领下,分赴一二三四楼,取号、听叫,办起了各自的业务。

  各个窗口运转起来后,邬扬的工作,就集中在了日常巡查。从一楼上四楼,从四楼下一楼,来来回回,他一层一层走,一层一层看,随时准备应付可能的突发情况,确保每个窗口前秩序井然。在一楼大堂,他站定跟记者聊了短短10多分钟,就有5位市民前来询问。无论是对于办事程序还是地点路线,邬扬总能一口给出清晰明确的答案。“做一名精通政务中心各项业务的保安员是我的坚持。”

  在专办企业注册业务的三楼,一位面带愠色的女士,拿着一张66号,一下怼到邬扬的眼前。“我8点40就来了,一等就是两个小时,到现在才喊到40号,但一些80多号的也裹在里面一起办,什么时候才轮到我?你们能不能专门开个窗口给我们这些自己来办业务的散户?”

  原来,女士虽然很早就取到了号,但由于办事窗口的团体业务量较大,相关个人业务的办理进度也就不得不有所减慢。

  面对女士的质问,邬扬有礼有节:“您提的建议很好,我们尽快向政务中心反映。至于您的事务,您再耐心等一等,上午应该能办完;如果办不完,您再找我们,我们一定帮您协调。”

  刚来的时候,邬扬以为保安就是站在那里看看大门,没想到,还有这么多情况要处理。“其实,这还不算复杂的,有时候一不小心,我们就站在了群众意见的风口浪尖上。”

  远的不说,上个月某一天,一些中介公司无视“一个身份证只能取一个号”的规定,在被保安员强行纠正后引发冲突。这一天,他被这些人指着鼻子骂了很久,不时飙出的各种污言秽语更是让人难以接受。“他们不断地骂我们,什么难听的话都有,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这样挨骂,确实很难受。我们也没有办法,只能听着,待人家消气后再沟通。”

  类似这样的事件还有很多,但邬扬说,遇到这类蛮横不讲理的人时,他都会一直坚持以最好的心态服务他们,以最美的微笑回应他们,“有时候,他们看我们不作声,甚至还微笑着解答他们遇到的问题,弄得他们自己都会不好意思。”

  就在前不久,邬扬还有生之年头一次被请进派出所录口供。原来,临近下班时,中心迎来了一位双腿先天性残疾的老人,说要办户口,可除了一张嘴,啥资料也没带。眼看没法办,情急之下,老人开始在中心砸东西,甚至躺在地上哭闹,邬扬多次尝试阻止老人的极端行为,都失败了。最后,迫于无奈,中心只好报警。而为了更好地帮助公安机关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,邬扬去录口供录到晚上11点多。

  天河区政务服务中心是全市业务最繁忙的区级政务服务中心,日均接待群众5000人次。每天面对形形色色的人,邬扬坦言,“善良、讲理的占大多数,脾气暴躁的也不少。”无论对什么样的人,他们都要有所担当,以最好的心态服务每一个人。

  说是17:00下班,可政务中心24小时不能离人,邬扬每天下班后都得安排两人值守,直到20:00值夜班的人来。临近春节,安全第一。邬扬不放心,老婆孩子又回了老家,便陪着手下一起值守。

  21:00一回到公司安排的员工宿舍,邬扬就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,屏幕那头,孩子一声一声发音还不准的“爸爸、爸爸”,叫得他鼻子发酸。“忙完工作回来和孩子视频,是每天的一大乐趣。”

  “那天快下班了,一位中年大妈找到我,哭哭啼啼的,说一个文件袋丢在我们这儿了,里面装了房产证等不少重要的资料,非常着急。我就调了视频监控,看了大半天,终于捕捉到她中午离开的镜头,手上分明拎着那个文件袋,也就是说,东西不是在我们这儿丢的。”

  “按说你在外面丢了东西,那就不属于我们职责范围了。可看到大妈满脸焦急,我实在于心不忍,又根据她出去的方向,找到周边物业的朋友帮忙查视频。终于发现,她坐在一处台阶上啃干粮的时候,文件袋从旁边的缝掉下去了。她走得匆忙,之后才发现少了东西,以为是在我们这儿丢的。等我带她去那台阶下一找,文件袋还躺在那儿呢。”

  其实,邬扬家庭条件还不错,父母已经在县城买了房,唯一的妹妹还在上初中,他若回老家,小日子应该可以过得比较滋润。“我就是不想靠家里,想凭自己的能力,在城市干出点名堂来。”他坦言,公司如今对各岗位的要求越来越高,虽然他积极参加公司举办的各类培训,并成功取得广州市保安证,但“还想在学历上有个更大提升,有机会的话,希望能考上本科,拿一个高等文凭。”

  夜深人静,同样没有睡的,还有同宿舍的肖路通,1991年出生的他,大女儿已上小学二年级,在公司集体的关怀下进了一所公办学校读书,但每学期的上学负担依然超过几千元;小儿子则在城中村里读幼儿园,每月学费800元。

  对邬扬和肖路通来说,这座城市给了他们很多的包容,很多的财富,他们也在这里挥洒青春、贡献力量、追逐梦想。“现在最期望的,就是我们的孩子、我们的下一代能在这里接受更好的教育;能获得同等的成长环境和发展机会。”他们的话,道出了众多90后外来务工青年的心声。


返回
有心意 更有新意
欢迎拨打
  
千赢国际娱乐 版权所有